当前位置:人间百态>奇闻异事 >   杭州为AED立法了 将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杭州为AED立法了 将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导读:今天(11月9日)杭州市人民政府官网公开了《杭州市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管理办法》。该《办法》已于2020年10月26日经市人民政府第66次常务

今天(11月9日)杭州市人民政府官网公开了《杭州市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管理办法》。该《办法》已于2020年10月26日经市人民政府第66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将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AED即自动体外除颤器,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医疗设备。

杭州为AED立法了 将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这样一个救命神器,在杭州的普及度高吗?公共场合的AED配备和使用情况如何?今天(11月9日)下午,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来到杭州一些公共场所内一探究竟。

记者探访杭州火车东站:上次使用AED是一个多月前

下午四点,杭州火车东站二楼的出发层人头攒动,在车站内的“赵红卫服务台”内,值班站长余芳云正在向前来咨询的旅客答疑解惑。杭州东站是省内最大的铁路客运枢纽,配备有两台AED,分别位于出发层的东西两侧服务台。

余芳云告诉小时新闻记者,这两台AED设备于2017年配备,第一次使用是在2018年4月18日。

“当时有一个年轻旅客心脏骤停,工作人员就是利用这台AED帮助他恢复了心跳,之后也陆陆续续地使用过,为突发状况下挽救旅客生命起到了重要作用。”余芳云说。

记者看到,两台AED设备放置在服务台内的急救箱里,平时贴了封条,这是为了规范AED的使用,不到紧急情况不能打开。其中一台AED的封条上写着“2020年9月25日”,这是上次使用的时间。

“因为AED设备是用来救命的,由我们受过培训的工作人员来操作,平时我们每天都会检查AED,上面的指示灯如果还亮着就表明仪器正常。如非紧急情况,我们也不能擅自打开。”余芳云说。

如果有旅客发生心脏骤停等危急情况,工作人员会第一时间上前检查,如果需要使用AED抢救的,可立即取出,在最短时间内将仪器取来进行除颤。

“因为服务台位于出发层两侧,从确认病情到AED投入急救,整个过程不会超过3分钟,这保证了抢救的效率。”余芳云说。

从AED设备启用以来,杭州东站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接受了AED使用的相关培训,每次有工作人员更替时也会进行重新培训。此外,还配备有两位考取急救证书的救护人员,万一遇到旅客发病的紧急情况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即使专业的救护人员不在场,AED设备上也有一个显示屏,会提示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使用起来其实并不难。”余芳云说。

旅客调查:绝大多数都说“没听过”

对于东站工作人员而言,AED是平常工作中可能会使用到的急救设备,在120急救车无法及时赶到的情况下,AED能挽留患病旅客的生命。但普通人对AED了解吗?在候车大厅内,小时新闻记者随机询问了一些正在候车的旅客。

记者连续询问了四位旅客,一致得到了“没听说过”的答案。直到第五位年轻的姑娘听到“心脏急救设备”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AED这个专门的名字没听说过,但除颤这种仪器还是知道的,只是我平时没有关注过,今天才知道车站里也有AED。如果有机会可以学习使用AED,我肯定愿意学的。”

50岁的翁师傅正在站内候车,他说自己以前听说过AED:“火车站里面肯定需要配备这种急救设施吧,毕竟这么多人,容易发生危险。但我在杭州其他的公共场合,还没看到过有配备AED设备。”

35岁的王先生听到AED这个名字就反应过来了:“是心脏急救设备吧,我知道的,但不会用,身边应该也没有人会用。如果有机会让我接受培训,我还是很乐意学习的。”他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杭州新公布《办法》里新增的“好人条例”的看法:“从道德上来说,的确不应该责备那些好心人使用AED后病人还是死亡的情况。但这种急救设备的使用,还是需要专业人士,救助的人应该有相应的急救资质。”

对于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不会使用AED的情况,余芳云也表示理解:“其实大多数乘客也分不清为什么一些病人突然就倒地了,他们求助的时候只会说‘有人晕倒了’,并且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低血糖。对于仪器的操作,还是得靠受过培训的工作人员,我们需要先判断病人晕倒是否是因为心脏病,再判断是否能够使用除颤仪——根据使用须知,有些情况下是不能使用的。”

随后,记者来到了火车东站地铁站。这里同样也配备有一台AED设备,位于车站站厅层通往站台层的通道旁。火车东站地铁站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也都是经过急救培训的,如果遇到乘客心脏病突发,一般情况下是由工作人员陪同使用AED。

记者询问了多位工作人员该地铁站内的AED的使用情况,大家均表示“不太清楚”。

标签: 杭州 AED 立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