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间百态>奇闻异事 >   官方回应三星堆商标被抢注 这些商标状态多数处于申请中的状态

官方回应三星堆商标被抢注 这些商标状态多数处于申请中的状态

导读:3月20日,三星堆遗址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一一揭晓。考古工作者在四川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器物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

3月20日,三星堆遗址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一一揭晓。考古工作者在四川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器物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超四百万人在线观看发掘直播,出土文物视频、图片刷屏,掀起了一场全网狂欢。

 

然而自四川广汉市三星堆遗址新发现六座祭祀坑后,多个与“三星堆”相关的商标便相继被申请注册。

除了“三星堆”,还有“三星堆文明使者”“三星堆火锅”等,国际分类包括科学仪器、金属材料、运输工具、教育娱乐及酒类等,注册的公司包含餐饮住宿、电子商务、电线电缆等。目前,这些商标状态多数处于“申请中”的状态。

对此,三星堆博物馆工作人员于4月6日给出回应:“商标注册种类太多,我们博物馆是无法注册三星堆相关商标的全门类的。目前博物馆主要管理自己注册的一些相关商标。如果有些商家抢注商标涉及到纠纷的话,会让博物馆聘请的商标事务所处理这些事。”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共申请超200件“三星堆”商标,涵盖布料床单、皮革皮具等多个商标类别。其中最早的一件“三星堆”商标,是由四川省广汉市宏南棉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1991年申请的第599547号商标,该商标为24类,主要服务于粗毛呢,目前为已注册状态。

恶意抢注行为,不仅有违公序良俗,也是对相关法律的突破。这在我国《商标法》中有明确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对其商品或者服务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此外,《商标法》还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现在很多商标抢注的行为,大都存在“傍名气”“碰瓷”等嫌疑,其实质与保护知识产权的初衷存在很大出入。低廉的注册成本、巨大的利润空间、诱人的商业价值,已经让商标抢注渐渐成为一种“灰色产业”,催生出一大批以抢注他人商标、标识为业,并通过威胁、投诉、诉讼等方式滋扰实际权利人,进而牟取不法利益的职业商标抢注人。这不仅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损害正常的知识产权保护氛围,也对不特定人群构成了一种新的权益风险。

不少网友对于这种恶意抢注行为很是无语。

甚至有的网友提出疑问:为何这种商标能被审批下来,就不能一开始规定不允许注册吗?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肯定也很无奈,虽说已经向商标管理部门提出很多异议,但他们还是很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对文化品牌的商标管理工作。

所以,针对这种抢注歪风,我国应加大制度和法律层面的惩治力度。

最好建立起长效治理机制。例如,明确恶意抢注行为的认定等应该在标准,增加界定上的操作性,并加大对相关行为的责任追究。而对一些职业商标抢注人及其灰色产业链,更要加强日常管理和整治力度。

此前国家知识产权局曾发布的《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方案》,自2021年3月起,集中开展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进一步形成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高压态势,助力营造良好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

专项行动将严厉打击以下7类图谋不当利益、扰乱商标注册管理秩序、造成较大不良社会影响的恶意抢注情形:

恶意抢注国家或区域战略、重大活动、重大政策、重大工程、重大科技项目名称的;恶意抢注重大自然灾害、重大事故灾难、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公共事件相关词汇、标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恶意抢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重大赛事、重大展会名称、标志的;恶意抢注行政区划名称、山川名称、景点名称、建筑物名称等公共资源的;恶意抢注商品或服务的通用名称、行业术语等公共商业资源的;恶意抢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姓名、知名作品或者角色名称的;恶意抢注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或者较强显著性的商标或者其他商业标志,损害他人在先权益的。

方案同时设置了违反公序良俗和违背诚实信用两类兜底性规定,并为商标代理机构违法违规行为设置了专门规定。对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囤积商标注册申请,也将进行整治。

此外,国家知识产权局等有关部门还应进一步畅通与法院的信息交流共享机制,加强对恶意抢注商标申请人、代理人及有关企业的监控, 研究将不诚信诉讼行为人纳入征信系统,形成共建共治的威慑力。

这样不仅彰显国知局等部门与法院打击恶意抢注商标的坚定态度和积极效果,也让恶意抢注行为知难而退。

标签: 官方 三星堆 商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