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间百态>实时热点 >   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正式开始 选民的心态琢磨不透

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正式开始 选民的心态琢磨不透

导读:美国东部时间3日凌晨,美国东北部新罕布什尔州部分选民率先赴投票站投票,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正式开始。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选民的

美国东部时间3日凌晨,美国东北部新罕布什尔州部分选民率先赴投票站投票,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正式开始。

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正式开始 选民的心态琢磨不透

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选民的心态琢磨不透”

当地时间11月3日是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投票日。由于四年前的大选中各民意调查机构的“预测结果”错得离谱,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民众不再轻易相信民调机构的数据。美国民调分析专家约翰·坎贝尔指出:“美国选民的心态琢磨不透。”目前美国社会各界对此的评论也比以往都更为谨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显示出本次美国大选具有的偶然性因素可能较之以往都更多。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暴发的特殊年份,美国大选无论从选举进程还是最终结果,其背后的潜在影响远超选举本身,并渗透到全球发展的各个方面。

美国两党竞选策略盘点

根据选情,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通过针对选举合法性和矮化竞争对手的方式来打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相比而言,拜登则试图从四年前希拉里的失败中吸取经验,选择避开与特朗普争锋相对,转而攻击特朗普控制新冠疫情不力和处理种族主义问题的失误。

(一)特朗普的竞选策略

第一,把投票违规问题作为打击拜登的首要策略。针对自身民调暂时落后拜登的局面,特朗普及其团队针对投票过程中是否存在舞弊行为,对拜登和他的团队提出了质疑,并就“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进行法律诉讼,并在言辞上对拜登进行攻击。同时,特朗普还利用总统的影响力对各州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各州积极清除选民名册,并试图以此突破传统民意调查机构的监控。

第二,充分调动美国蓝领白人选民的情绪,巩固其选民基本盘。特朗普发挥其情绪策略的特长,在每一场竞选演讲中运用极具煽动情绪的天赋和能力,充分调动美国老年群体,未受过良好大学教育的群体,居无定所甚至是“瘾君子”等社会底层蓝领白人群体的情绪,来巩固其选民基本盘。这也成为特朗普应对选情不利局面的主要策略之一。

第三,将自身塑造成“美国超人”的形象来吸引选民。面对选情不利局面,特朗普采取了其一贯奉行的“超人策略”,即通过将自己塑造成深植于人们心中,并且代表美国精神的超人形象来吸引选民。面对控制新冠疫情不力的指控,特朗普在10月2日对外宣布其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不到两周便康复出院,重返竞选现场,为自身打造了所谓“抗疫超人”的英雄形象,试图以此展示新冠病毒并不可怕,来化解民众对疫情扩散的担忧。同时,他也对疫苗的研发和民众的康复治疗加大了支持力度,以期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第四,通过制造文明冲突来凸显“美国优先”,并意图借此获取黑人民众的选票。特朗普团队延续2016年与希拉里竞选总统时所运用的策略,把特朗普塑造成捍卫西方文明的保卫者。在竞选中,特朗普运用了以前不被人们认可和接受的话语策略,如渲染“恐惧,种族主义、污名化和种族化”,利用世界其他文明所谓的“威胁”在美国民众中制造“文明恐惧”的氛围,转移美国民众对国内种族矛盾的注意力,并大力宣扬他将捍卫上帝赋予美国人民的权利和确保美国的优先地位,试图弥补其在应对种族问题方面的失误,以吸引美国黑人民众的选票。

(二)拜登的竞选策略

第一,将“专注”作为选战的首要策略。今年大选对于拜登和民主党而言,无疑都是一场“雪耻”之战,有的研究认为这是拜登及其团队蛰伏四年的一次反击。在上届选举中失利的希拉里提醒拜登:“遇到一位和你以前打过交道的、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对手时一定要保持专注。”现在选举已进入最后倒计时阶段,拜登团队,甚至整个民主党都时刻保持警惕。对于拜登来说,保持专注是选战的首要策略。

第二,针锋相对地回击特朗普对邮寄选票可靠性的质疑。特朗普对邮寄选票合法性的质疑,可能引发选民对美国大选公正性的怀疑。拜登团队高度警惕特朗普在各类平台发出的关于讨论邮寄选票合法性的信息,向选民指出,特朗普在邮寄选票合法性上做文章是为了推迟选举,以期在新冠疫情好转后获得更多选民支持。

第三,建立选举保护计划。除了应对特朗普对“邮寄选票”合法性的攻击,拜登团队还要面对美国民众对于此类问题的质疑。更重要的是,这种质疑可能引发民众对所有来自州立法机构、法院,乃至国会等集体决策体制和结果的怀疑。为此,拜登团队在推迟选举或者选举不合法等问题上采取“绝不妥协”的应对,同时积极建立“选举保护计划”,即在全美各地建立律师和志愿者组成的法律协助团队,消除选民对于选举过程中产生的诸如“邮寄选票”合法性的疑虑。

第四,采取谨慎稳健的“沉默策略”。针对特朗普强大而刻意的煽动能力,拜登团队制定了针对特朗普常用言论和行为“攻击”的沉默策略,以此表现拜登行事风格的谨慎和稳健。拜登在各州的竞选活动中,也尽可能不和特朗普正面交锋,避免陷入激烈的辩论,也不再关注特朗普在推特等平台上发布的煽动性、激怒性的文章,而是将精力放在缓解选民对选举的担忧和增强选民参与投票的意愿上,进而引导选民将注意力集中在疫情防控领域。

第五,采用“不伤害”策略。针对特朗普给民众“制造文明恐惧”的氛围,“污名化竞争对手”的竞选策略。拜登团队采用了“不伤害”竞选策略,即不以对手特朗普为主要抨击和攻击点,而是针对美国目前新冠疫情灾难性大流行和围绕种族正义的抗议等热点问题来大做文章,通过向民众释放出所谓的同情心,指明特朗普上述手段的政治目的,以谋求在此过程中得到更多民众的支持。

对美国总统大选的几点思考

第一,美国总统选举的工具化操作正在挑战美国宪政体制的基础。在距离大选不到半个月的时候,作为现任总统的特朗普及其团队却多次公开质疑选举过程的合法性问题。在选举中否定选举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总统大选的合法性基础。除此之外,如果美国的两大党派把党派命运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为了谋取总统之位而不择手段,这不仅不利于美国的长远利益,更是直接挑战了美国立国的法律基础,侵蚀美国宪法的权威性和宪政体制。

第二,“网络话语”助阵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加速撕裂已经分裂的美国社会。特朗普自从上台以来就一直通过网络平台和社交媒体反击反对他的媒体和舆论,并将它们作为自己发声的主要阵地。这种方式在大选期间也被广泛的运用,有研究认为:“善于利用社交媒体,给特朗普带来的是一本万利的营销‘快感’和令人瞠目的政治回报。”但是,这种方式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极化、仇视、社会撕裂等社会矛盾,助推了后真相时代回避政治责任等社会风险的产生,并进一步导致美国民主言论的堕落和个人意志可凌驾于党派,甚至是国家意志的局面。尤其是作为美国政治中最具影响力的两大政党,如果长时间总是通过社交媒体以激化社会矛盾的方式推进其所谓政治意志的话,这种“过度竞争”不仅无益于美国的长期发展,对美国政治与社会生态的撕裂也是破坏性的。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

第三,总统大选的两党互动内容正在显示出美国进入了战略疲软的状态。美国动态战略理论家格雷姆·唐纳德·斯诺克斯认为,自2000年以来,美国在推动经济进步和繁荣的动态战略已经筋疲力尽,开始进入战略性疲惫的周期,若要再次繁荣则需要开发新的动态战略,而一个能带来战略领导力的总统将有助于新动态战略的开发。这种判断被战略研究领域认为是四年前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真正原因,但是特朗普的任期表现却证明,特朗普无法实现克服战略危机的既定目标。拜登民调结果高于特朗普似乎也正在成为这种观点的一种证明。即便如此,并不明朗的前景也同样表明,政治与社会各界对拜登能否带来新的战略领导力同样信心不足。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四年一次费时、费力、费钱的总统大选除了引发了政治利益集团的相互倾轧、加剧美国社会的裂痕之外,那些被政客一直挂在嘴边的“美国民众最本质的需要”其实被忽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