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间百态>实时热点 >   《圣殇》暴力讨债很凶狠 要求母亲证明自己是他的孩子

《圣殇》暴力讨债很凶狠 要求母亲证明自己是他的孩子

导读:韩国导演金基德的作品真是吓人。虽然他不是恐怖片导演,但他的电影,都会让你不寒而栗。现在我们来说说《圣殇》。坦白说,因为他才是导演。...

韩国导演金基德的作品真是吓人。虽然他不是恐怖片导演,但他的电影,都会让你不寒而栗。

现在我们来说说《圣殇》。

《圣殇》暴力讨债很凶狠 要求母亲证明自己是他的孩子

坦白说,因为他才是导演。于是就去看电影了。并非因为他获得了69届威尼斯电影节最高荣誉金狮奖,85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49届韩国大钟奖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原本不想这么快就上片子的,毕竟这两天都看了这么重的东西。到处是暴力讨债的影子,但仍然无法控制。

金的故事都是看过后坐力很强的电影,他没有太多华丽的色彩。即使是这样平静的奖赏,也会让我们的生活充满血腥。

什么是金钱?什么是死亡?那是电影放映到一半,导演抛出来的问题。金钱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结。

到了最后那五分钟,真的是给人以沉重的一击,喘不过气来的压迫,在这样一个雨不停的夜晚,连屋子里的空气,都跟着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就像她说的那样,躺在那里,依偎着,当一个人在他面前死去,他的灵魂也会随之死去。只剩一个空的外壳了。当你开始依赖一个人,当你开始把他放在你的生命中,当你开始发现他不停地在你的生命中,在你的头脑中出现时,你就开始担心,开始不安,一旦他消失了,你还能活着吗?未曾拥有,也不为失去担忧。曾经拥有,那样的失去,比不曾拥有痛上千万倍。配上经文歌的垂怜经,货车拖曳的行迹,那种痛是无法抹灭的。

非常逼真,关于繁荣昌盛背后的破败、混乱,以及为生活、生存所做出的牺牲;没有太多华丽或应景的背景音乐,在他的电影中,普通的人生中,有了声音,才是他最完美的配乐。

借高利贷有很多理由,为了自己,为了生存,为了孩子,金基德总是不能很明白地说破。它只是一个点,可这“止”并非一般人的功力所能达到的搔痒效果,他的“止”总是让你源源不断地想着要被敲出来。当你反省自己的情节时,就会冲击你的思维,冲撞你的内在价值。把气吐出来吧!这样巨大的精神能量在你的身体里涌动,双手颤抖着。

至于母子,到底,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母子关系?或者这位妈妈,只是为了报复,所以假装?

康道—片中全然低调,阴郁,黑眼圈深重,眼缘总是这样。这种暴力讨债的行为,表面上似乎对他个人完全没有伤害,似乎根本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只是单纯地做了一份工作。对于他来说,欠债是理所当然的。这钱怎么还的他也不关心。他才不在乎高利贷的利息能逼死谁,反正还不出来就是让你断手断脚,好让自己拿着保险,还清债务。因此他不想让债务人死,只想让他们残废。由于死亡领取保险金的程序过于繁复。他不想惹上麻烦。见到这位母亲后,他从一开始就不信任她,甚至出言不逊地要求这位母亲证明自己是他的孩子。即使被证明是性侵犯“我是不是生在这儿?那么,我能从这儿回去吗?导演并没有拍出非常血腥的画面,只是演员的表情,让你的心揪得紧。之后,他完全相信自己是母亲的孩子,甚至开始担心,如果失去母亲,他将无法生存。由于母亲的出现,让他泯灭了人性,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觉悟。

妈妈——倒叙,诡异地出现,从头到尾打不走,骂不走,煮饭给康道,带康道出去享受母子天伦,不许别人诅咒康道。午夜还帮着拿枪呢。

在铁厂堆栈的世界里,她一打开冰箱就大叫大叫,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没有做妈妈,但我懂。这不是生死相依,而是生死相依。尽管憎恨蒙蔽了一切,但母亲是有心人,所以在选择报复的同时,她也对康道略有同情,康道这个孩子,真是可怜。小时候没人照顾,导致他感觉不到,这其实不是他的错。但是生活就是这样走下去的。

教会和庙宇,金基德还是把那不可言传的禅意,放在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僧人身上,“我就是愚顿,看见一般人能看不见的东西。”事实上,愚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大家也看不见普通人看到的啊。

颤栗时钟还没有恢复,真的,不亮的片子,很直白,很简单的故事,没有华丽的色彩,灰蒙蒙的,甚至声音也一般平常,影片的节奏也像是日常生活一般,但却充满了杀伤力。并不是血腥味太重,只是怕目瞪口呆的你面前摆着一堆内脏,这种冷酷的暴力,真的很凶猛。太过脆弱,太过情绪不稳定的状态,实在不适合看金基得的作品。特别是睡前,实在是不适合。该找个风景如画的午后,来中和一场如此充满活力的电影。免得自己吃不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