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间百态>实时热点 >   听我说谢谢你作者再回应 《听我说谢谢你》是如何被污名化的

听我说谢谢你作者再回应 《听我说谢谢你》是如何被污名化的

导读: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一首《听我说谢谢你》多次出现在核酸检测现场,萌娃或学生搭配感恩手势舞,向医护人员唱出谢意...

听我说谢谢你作者再回应 《听我说谢谢你》是如何被污名化的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一首《听我说谢谢你》多次出现在核酸检测现场,萌娃或学生搭配“感恩”手势舞,向医护人员唱出谢意。此举最初温暖人心,后来引发大量效仿,“跟风表达感谢”引起争议。近日,该曲原创家庭公开发布声明视频。

广为传唱的《听我说谢谢你》发行于2019年,原唱李昕融是一名12岁的女孩,其母亲樊桐舟曾是“黑鸭子”演唱组合成员,其父亲李凯稠是知名音乐制作人,也曾为这首歌作曲。此前,父女俩还曾合作推出爆款歌曲《你笑起来真好看》。今年3月以来,因《听我说谢谢你》使用引发的争议也波及原创家庭,被网友留言称“万恶之源”。

4月20日,李凯稠、樊桐舟在接受南都、N视频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作《听我说谢谢你》本是想打造童声版《感恩的心》,为孩子们写一首感念师长恩情的歌曲。“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我们表示抱歉,但其实更是请求大家放过这首歌”,“在网络上理性地用这首歌曲表达感恩”,发布“道歉”视频是无奈之举,“没有必要蹭热度”。

4月16日,短视频平台账号“@李昕融一家”发布视频呼吁理性使用歌曲。

谈争议:

被称“万恶之源”

呼吁理性使用歌曲

南都:《听我说谢谢你》的使用引起争议后,对你们家庭有没有影响?

樊桐舟:对我们影响还是大的。这首歌在网络上热度挺高,一直被用得挺多,在一两个月以前,使用方向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我们完全预料不到。

一开始还没有感觉到,有人提醒我们去看,有些评论就说——“这首歌是最难听的”“刷到这首歌马上就滑走”“太恶心了”。后来,我们的账号下面有人留言“万恶之源”之类的话,还有很多私信我们的,就是特别难听的谩骂了。对于音乐创作者来讲,每一首歌曲都是心血,当初这首歌是昕融想送给她老师的,对她来说意义非凡。最后好像被“人人喊打”,我们特别心疼。

不少“萌娃”或学生在核酸检测现场唱歌跳舞向医护人员或志愿者表达谢意,引发大量效仿和争议。

李凯稠:我们也知道,网络时代凡事有两面性,这首歌曲搭配手势舞可以传递正能量,比如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们跳感恩舞,是出于对医护人员诚恳的谢意。但也不排除极少数人是为了流量、蹭热度效仿,比如忽略了“大白”工作很累,后续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在不恰当的时间把他们拦下来,去“作秀”导致大家很反感,这是我们不能掌控的。后来发展到一些网友对歌产生厌恶,到我们账号去留言,私信过激的话语,我们确实是很受伤的。

南都:对这种现象,昕融是什么感受?

樊桐舟:她是很难过的,总问我,妈妈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说我是“万恶之源”?一些私信难听的话,不敢给她看,就没给她看。作为创作者是无辜的,但她对这些很多是不理解的。我们慢慢去开导,跟她说就像电视剧里有不招人喜欢的角色,有人对这个角色的扮演者也反感,其实并不是直接针对你,只是觉得这种行为不好,间接波及影响到你。

李凯稠:我们已经是中年人了,网络时代的事情也都见过,还是以一颗平常心看待这件事。但是我担心,我女儿才12岁,她只是唱了一首歌而已,却会遭到质疑甚至谩骂。

南都: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公开发视频回应?

樊桐舟:我说我们能怎么办?最后就商量要不向公众发声,首先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我们表示抱歉,但其实更是请求大家放过这首歌,用正确的方式打开它,不再用不当的方式演绎它。那天录视频我没注意,后来才发现视频里昕融一直抿着嘴,我都不知道。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妈妈“我紧张,我害怕”。昕融上过很多大舞台,她从来没有紧张过,这件事对她影响很大,她很在意,我们作为家长也很无助。

李凯稠:我们也犹豫纠结,但还是要站出来。一是对我们家庭、对孩子心理产生打击,二是现在甚至出现一些恶搞现象,我们也担心对社会、青少年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诚恳地呼吁大家,在网络上理性地用这首歌曲表达感恩。

谈“网暴”

“被逼无奈”发声

没必要蹭热度

南都:视频发出之后,有什么效果吗?

樊桐舟:网络上大部分声音是支持赞同的,希望大家用正确的方式使用这首歌,我们也特别开心。

李凯稠:视频发出之后,大家呼声很高,大部分网友的留言是对我们的保护和安慰,比如说责任不在原创家庭,应该道歉的不是你们。但是也会有极个别看问题不是很全面的网友,可能并不完全了解作品从头到尾的发展方向为什么会改变,所以我们也理解,并不怪他们。当有这样一些负面评论出现在我们账号下面时,也会有更多的网友支持我们,甚至是替我们辩护,还是感到非常欣慰的。

南都:也有网友看到“道歉”视频觉得是在“蹭热度”“尴尬”。

李凯稠:蹭热度我觉得没有必要了,我们不止火这一首歌曲。对于我个人来说,被大家认可的作品也不是这一两首。武汉疫情暴发时,作品传唱度很高,我们也没有站出来蹭热度,为什么要在有争议的时候站出来蹭热度?我完全不担心,这样的评论可以忽略。我更希望这首歌有健康的发展方向。孩子这么喜欢唱歌,长大了还想成为专业的唱作人。我不希望这件事对她心理造成影响,甚至打消她唱歌的积极性。

南都:最初为什么会在社交平台开通家庭账号,希望和网友们形成什么样的关系?

樊桐舟:我们其实就想跟大家分享音乐和生活,音乐对我们家来说就是生活,是生活中最好的朋友。另外,昕融的很多歌曲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唱,我们的粉丝群体基本上是孩子和孩子妈妈。包括孩子们的成长过程,我们也想跟大家去分享。我经常跟昕融说,你的言行举止会影响关注你的小朋友。

其实“网暴”对我们伤害挺大的,我们大人也有心理准备能接受,但这也是非常不好的社会现象,这些真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特别期待大家能够齐心协力抵制,让网络朝健康的方向发展。

谈走红

用于致敬抗疫医护“很开心很惊喜”

南都:《听我说谢谢你》最初是如何创作出来的?

李凯稠:这首歌是2019年教师节前发布的,其实我创作的初衷是想写童声版的《感恩的心》,让孩子能有一首歌曲表达感恩的心。当然也不仅是向老师,也可以向家长或帮助关心自己的人表达感谢。创作其实就在车上,我一边开车一边哼,就有了这句——“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后面也很快就唱出来了,我的旋律有了,每一句几个字有了,最后我找到朋友周兵把歌词填写完整,这首歌就完成了。

南都:歌曲MV里的“手势舞”也是专门的设计?

李凯稠:昕融之前也做过手势舞,但现在最终的版本都是网友们演绎出来的。

南都:这首歌是怎么逐渐走红的?

李凯稠:其实发布后不久,我们在网上就能看到有很多使用的,一开始是小朋友对着家长,或者是大人对着父母跳感恩舞,以这种方式传到大家耳朵里。后来2020年春节期间,武汉疫情暴发封城,全国医护人员驰援,后来武汉逐渐解封,在这个过程中才被广泛用于向医护人员等抗疫英雄们致敬。我们是万万没想到的,其实很开心很惊喜,昕融的歌曲能够被这么多人喜欢,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共鸣。一直到现在有点变质了,开始有一些“作秀”或负面情绪出现,我们就感觉心态不是那么好了。

南都:你为昕融写的《你笑起来真好看》《宝贝宝贝》传唱度也很高,为什么这些歌曲都能走红?

李凯稠:每一个音乐人都会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大家广泛认可,我的这几首作品能被大家喜欢,首先是很高兴的事情。最初我给昕融写歌的目的,只是说我是做音乐的,想用录歌的方式记录下孩子的成长、不同时期的声音。她三岁唱《宝贝宝贝》那个声音,现在再也找不到了。她现在这个阶段的声音,可能过半年又不一样了。我们自己公司是做音乐版权的,也有相关的平台渠道,就把歌曲上传网络了。至于为什么会走红,我还真的把握不了。我觉得可能是这几首作品简单上口,用孩子最直白的语言表达,大家接受起来比较容易。另外因为是儿歌,音域跨度也不大,节奏旋律也不复杂,基本上听一两遍就能学会。

南都:这些歌曲在短视频平台传播很广泛,似乎也很适合当下的传播环境?

李凯稠:是的。现在短视频平台兴起,人们对信息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一个好几分钟的视频或者音乐,很难有人有耐心从头看到尾或从头听到尾,你需要在短短的30秒甚至15秒之内就把你的信息传达给他。比如说《你笑起来真好看》,我们会把副歌部分最利于传播的旋律推到短视频平台上,15秒左右,不推全曲。当大家听完副歌的四句以后,如果十分喜欢自然会去找这首歌。

谈“出圈”

成人也能被好听的儿歌治愈

南都:上面三首都是儿歌,但是现在男女老少都在唱,怎么看待儿歌“出圈”?

李凯稠:比如说《你笑起来真好看》,表达的就是简简单单的面对面称赞的一句话。“你笑起来真好看”,不管男女老少听到这句话,嘴角都会不自觉地上扬,我觉得它传递的就是正能量,微笑是人类最美的语言。所以这是微笑的传播,一句话的传播,让大家感觉开心、快乐、幸福,这是它能“出圈”的原因。

另外,我发现是不是和儿童歌曲缺乏有关。尤其前些年很少有音乐人愿意涉足儿童歌曲创作,因为在变现和成名方面比写流行歌曲要难。首先这些歌曲能够传播开,还是在幼儿园和小学的儿童中,这也是相当大的一个群体。同时,大人们也没有新的儿歌可听,突然有几首好听的儿歌,传到他们的耳朵里,他们也是会被治愈的。

所以,我感觉现在的音乐人也有责任,为孩子们创造新的儿歌,而不是要不就唱成年人的歌,要不就唱我们中年人小时候的儿歌。当然,流传了好几十年的老歌也需要传承,但我们的孩子也得有属于自己的歌。

南都:昕融三岁就唱了《宝贝宝贝》,她从小对音乐是什么感觉,家里也在写歌培养她?

李凯稠:是的。孩子可能也有一定的遗传基因,我是写歌的,她妈妈是唱歌的。我们家里边有一个角落,是我自己的工作区域,我会在那里做音乐。她还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当我做一个比较舒缓的音乐的时候,她就会跟着翩翩起舞。当我做一个比较有节奏感比较劲爆的音乐的时候,她会跟着蹦跳起来。我发现这孩子对音乐有感觉,我和她妈妈商量就培养她,我们又是做这个行业的,能给她更多的指导。现在她也说,长大了要像妈妈一样会唱歌,像爸爸一样会写歌,要做一个能写能唱的音乐人,这也是她的理想。

南都:她的成长中,音乐也许带来了很多馈赠。

李凯稠:因为从小她的歌曲就广为流传,现在大一点了又是《你笑起来真好看》《听我说谢谢你》这样的歌曲被传唱,所以她获得了很多鲜花和掌声,在学校里面大家对她格外关注。但是,我和她妈妈就特别担心她会骄傲,也确实有一段时间她犯过懒,变得不爱练琴练声,练习形体舞蹈,我们就不停地鞭策她。

我说昕融,因为你爸爸是做音乐的,所以你爸爸能给你写歌唱,这些歌曲能够流传,并不是因为你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这些歌曲本身就有这个特质。如果这些歌不是你爸爸写的,是别的父亲写的,也许火的小女孩就不是你。你一定要保持谦卑的心态,我作为爸爸不希望你的人生最高峰就停留在十一二岁,你未来还有好几十年,你有很多的路要走,你不能永远都靠着这一两首歌去活着。所以慢慢地灌输,我们看到她现在也是保持一颗平常心,能明白这些道理。

音乐确实是能够治愈心灵的。昕融一直投身在音乐中,她现在已经开始尝试写歌了。比如说周末的下午她就自己在家,一直在钢琴上写歌,她也会写词,虽然她现在社会阅历也不够,掌握的知识量也不够,写的东西还稚嫩,但是我能感觉到她也想通过自己的音乐,去表达她这个年纪的事情,音乐能给她带来的快乐。

南都:在音乐创作上,你们未来还有什么计划?

李凯稠:昕融的歌曲会一直做下去,但是现在她已经开始发育了,每半年声音又不一样。我不知道给她继续写儿歌还能写多久,一旦她变声了,可能就唱不了儿歌了。她也越来越大了,有时候会想,爸爸你能不能给我写稍微深刻一点的歌曲。我女儿大了以后,可能会给她创作适合少女唱的歌,或者等她成年了以后,可以唱爱情歌曲、对生活感悟的歌曲了,这些也还会做下去的。

儿歌也会一直做下去,有可能以后不是李昕融来唱了,我会去寻找一些有天赋的孩子们继续创作儿歌。前面也讲到过,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艺术工作者,有义务为孩子们去创造新的儿歌,这是我们的使命所在。

为您推荐